湖北省企业国际合作协会
国际/合作/服务/发展

欢迎您

立华说非洲:进赌场,识国人,议时代

2021/4/7 来自:湖北省企业国际合作协会 关注:




在一些非洲国家,尤其是华商扎堆的城市,有句玩笑话:闲暇时间或晚上找朋友,朋友不是在赌场,也许就在赶往赌场的路上。


玩笑归玩笑。一是说明非洲国家赌场俯拾即是;二来也说明国人爱在赌场消磨时光。


有人说“小赌怡情,大赌伤身”。真如此吗?笔者一直以为这是个伪命题。其实,赌博,你的对手根本不是输赢,而是人性。人,可能永远战胜不了人性的贪婪。所以,只要上了赌桌,不管身家大小、赌术高低,最后的结局只有一个:久赌必输。至于其中是否刺激?只能自知了。


再细品国人在非洲赌场的心路历程,恰如当下评M某爷的那名言:哪来什么个人的时代,只有时代的个人。


       时代的不同,其表现自然也就各异了。


  1. 囊中羞涩的年代


      非洲是中国的好朋友,好伙伴。既有坦赞铁路的不朽丰碑见证,也不乏“是非洲兄弟将我们抬进联合国”的伟大壮举传世。


       然,早年,在非洲3020余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上,国人不像今天这样遍及其54国,更不可能活跃在各国的犄角旮旯。

就笔者所知,上世纪九十年代前进入非洲的国人,基本都是有组织的人。除了随对外承包工程“国家队”在非洲干工程的劳务大军外,还有少量援非医疗队、农业专家组人员,其它途径进入非洲如入蜀道,难上青天。


是组织的人,自然就有纪律约束,受管控,想单独行动怕是没有丁点机会;其二,很多工程项目、农业示范园、医疗队驻点也不一定在城区,安全起见,哪敢擅自出门逛赌场;再次,大家的收入寥寥,多在国内账户显现,说的不好听,多数人兜里比脸还干净。更何况,绝大多数人还抱着挣点外汇补贴家用的目的呢?


综合方方面面的因素,那个时期在非洲赌场的国人凤毛麟角,少之又少。即便少数人曾走进赌场,也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东瞅瞅、西看看,意在开开洋荤、长长见识,回国后,也好吹过牛皮。偶有人鼓足勇气去换筹码的,那也是极小的数目,图个新鲜。


当然,保不齐有个别豪赌的国人,那算小概率事件。笔者行走非洲一半国家,交结不少传奇华商,还真不曾耳闻。


  1. 小试身手的日子


随着国内商品市场的日益繁荣,中非市场“剪刀差”凸显,

不少敏感的商人开始尝试中非商品贸易,获利空间巨大,短时间,一传十、十传百,跟风者趋之若鹜都想来分一杯羹。特别是一些有故事、有胆识、有闯劲之士,毫不犹豫、义无反顾走进非洲,开启他们非洲创业之路。


记得国内曾有个很搞笑的小品,说的是大哥大兴起的时代,两个持有大哥大的人,分别到不同的菜市场买菜,发现两个市场的土豆价格居然差价巨大,通知赶紧过来买,以显示大哥大的便捷。


这种笑话,在非洲流通产业、物流欠发达的时代,中非之间也曾上演过。


记得一个朋友给我讲,他高光时刻,在广州白云市场批发的牛仔裤40元一条(RMB,下同),发到杜阿拉(喀麦隆经济首都)轻轻松松就能卖200元,那钱好赚,真是数得手抽筋。


另一个在肯尼亚经商的朋友更牛,夸说在国内进别人处理的懒汉衫、泡沫拖鞋,1元一件(双)。但在肯尼亚、乌干达也是1元,只是是硬通货美刀。每天,都是用面袋子装钱。晚上回到驻地,一边数钱一边傻笑,那满足感是相当爆棚。


这样的例子,20年前,笔者可以举出一箩筐。不少闯荡非洲的先行者,虽然吃了大苦,受了大罪,当然也赚得盆满钵满。



时代在变迁。很快,中非商品贸易暴利时代被“一窝哄”而起的数以万计的中非商人打回原形,黄鹤一去不复还,后浪已将前浪拍死在沙滩上!从此,中非商品贸易绝大多数产品进入微利时代。


有钱了,荷包鼓了,自然非洲赌场国人身影渐渐多了起来,一试身手者不乏其人。有事没事,成群结队愿意去转转,去看看,那怕打发寂寞的时光也好。自然,小试身手在所难免。


客观而论,非洲的夜生活毕确实比国内枯燥、单调不少,同胞光顾赌场,其中,也有极少数人纯为打花空虚的时间。


  1. 闲庭信步的时期


进入新世纪,中非合作论坛机制的建立,开启了中非友好新征程。双边经贸发展突飞猛进,贸易总额20年翻20倍,对非投资增长近100倍。活跃在中非经贸领域的国人超百万之巨,私营业主成为主力军。


在不少国人眼里,不少从事中非经贸的华商是“老太太踩电门----抖起来了”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”的神奇传说并不少见!


在很多非洲人眼里,中国人个个是土豪,都是有钱人,甚至不敢平视,只能仰望。


显然,上述观点有以点带面、扩大化之嫌,但在非洲大陆,造就海量华商“资本家”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
有放弃百万年薪“下海”单干的央企非洲项目总指挥;有医疗队任期结束后返回白手起家成为该国地产大佬的主治医师;有砸了铁饭碗辞职经商的外交官;有劳务工程竣工后自愿留下寻商机的工程技术人员、劳务人员,还有在国内因超生、偷漏税被稽查等有故事、有追求的各色人等。


自然,对财富永远充满渴望、对一切艰难困苦从不畏惧的福建、浙江人,是活跃在非洲华商的第一主力和先锋队。

其实,今天的非洲赌场,也不全是西方人或者当地人所经营,不少大老板实际为华商。


当下,在非华人兜里多多少少都有些钱了,而且,为迎合中国赌客,一些赌场都有中文标识,国人每每走进,坦然而兴奋,毫无惧色。


那些发生在赌场国人身上的故事,乃灿若星河,远胜一千零一夜。


笔者的熟识陈姐,老非洲,快30年了。靠卖过期药起家。后在中非Z国经营一家诊所,两家宾馆。


她的日子悠闲也惬意。每天下午五点许,她去三个营业点收账后,便带着一小皮包现钞走进赌场,固定赌资100万(中非法郎,约2000美元)。手气不好,100万输尽收手,来日再战;手气壮,赢100万也撤退,决不恋战。


她说,她年轻时特别爱赌,经常和同伴驱车1000公里去邻国K赌场,那些年赚的钱差不多都送给了赌场老板。现在老了,进赌场就是图一个乐呵、也是个爱好,输赢已不是第一位的了。


陈姐这样的赌客毕竟是少数。


笔者见到更多的老板、打工人走进赌场,是兴高采烈进,垂头丧气出,不光把辛辛苦苦赚来的汗水钱送进了赌场老板口袋,甚至,还有的欠了华商老板不少的码钱,打工几年成了”负翁“。


如,曾经风光无限的浙江美女Y老板,诈贷几千万亡命非洲,可不到5月,她带去的这笔巨款便被先期抵非的亲弟输了个精光,自己不得不主动投案被解押回国,吃了牢饭。

是的,非洲许多国家并不富裕,但赌场却遍地开花,甚至申请执照也非常简单。


每家赌场,看似都有着非常好的服务,如免费饮料、免费点心,也不乏原生态的劲歌劲舞表演等,但国人一定要记住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也不可能有博彩所谓一本万利暴富的美差。


打工不易,挣钱不易,请远离赌场,抵制住那种纸醉金迷的诱惑。


于4月5日·北京




国际协会顾问委员会主任:蔡立华

男,中共党员,法学硕士。现任中国--非洲联合工商会商务理事会副秘书长、《中国外资》杂志社社长特别顾问,中国商务部办公厅前官员。熟悉外经贸政策,国内外政府、贸易投资机构资源广泛,具有丰富的协助地方政府、企业“走出去”“引进来”的经验,尤其熟悉非洲市场,已走遍半数非洲国家,是中非经贸合作领域实战型专家。



相关推荐

咨询热点

关于我们|国际交流|学习培训|招商引资|金融服务|意见反馈 CopyRight ◎ 2013 hbein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湖北省企业国际合作协会 版权所有
电话:027-85665526 传真:85665525 邮箱:330301929@qq.com 鄂ICP备17005344号-1
地 址:武汉市江岸区江汉北路8号金茂大楼(省商务厅)1926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