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省企业国际合作协会
国际/合作/服务/发展

欢迎您

奈何桥头别慈母

2021/4/7 来自:湖北省企业国际合作协会 关注:


在老家,母亲称姆妈。


正月初六早晨六时,病痛耗尽了姆妈最后的气力,在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时辰,与我们彻底走失了,去了天国。


纵使儿的心被掏空,但没有悲伤,唯有祝愿:希望天堂里不再有病痛折磨姆妈。


患病300天,姆妈已是三番五次从阎王爷处打转了。每每从外乡回家探望,见到的姆妈日渐羸弱、革带移孔,听到的是她疼痛难禁的呻吟。


生命之火如风中之烛,终会熄灭。为儿明白,属于姆妈的日子不多了。在生老病死的铁律前,再坚强的姆妈也是脆弱的。


2019年夏天父母在咸宁温泉


姆妈一辈子要强。当翻身、吃药、喝水等举手之劳虽近在眼前,她却觉远在天边时,无奈、痛苦、沮丧等不时交织写在姆妈的脸上。姆妈曾好几次给我叨唠:儿啊,姆妈一辈子做事利落,死,咋就这么磨人?自己遭罪,还把你们兄妹一个个、一趟趟的拖来拖去。

我理解姆妈,总宽慰她。还开玩笑说,您梦里不是去阎王爷那里被赶回来么?说明阎王爷不愿收您;还说您不是常告诉我:富有不及温暖,幸福不及父母吗?您在一天,家就我们儿女最温馨的地方,儿就有姆妈叫。我还向她保证,春节前回来陪伴她踏踏实实住上一阵子,请她一定坚持住;又告诉意识渐失的姆妈,马上过新年了,跨进正月又增寿一岁。


姆妈似懂非懂,仿佛有了新动力,努力在病痛中坚持着。但苦熬到初六,再也无力跨越病魔的鬼门关,将生命的年轮定格在86便安详告别亲人,驾鹤西去。


姆妈,真奢望能再有机会一声声、一次次把您轻轻的呼唤,但您还是跨过了奈何桥!


姆妈是个平凡的母亲,终其一生,总用行动春风化雨教育我们,润物无声。


说姆妈的故事,就像读一本厚厚的书。但点点滴滴早铭儿心间,信手拈来几段,以寄哀思。

01

姆妈重情义。


姆妈病重期间,家族的姑妈们总说,肖姐(姆妈姓肖)要是走了,我们这些嫁出去的人就再无娘家了;婶婶们则说,今后谁来给我们做主?


确实,姆妈在家族人缘好,威望高,靠的是她重情重义。自嫁给父亲进入费家,不是操心这家,就是操心那家,默默地把为家族人尽力尽心扛在肩上,落实在行动中。


病重中的姆妈


在姆妈病床前,一个小她几岁的姑姑告诉我,大概上世纪五十年代末,她十几岁的时候。一天,村里的所谓阶级斗争“积极分子”心血来潮,二话不说把她们一家人被赶出屋外,噼里啪啦将赖以生存原本就破旧的房屋给拆得一干二净。


因家庭成分不好,全家人敢怒不敢言。旁观者既无人制止,也无人同情,更别提收留。只有重情重义的姆妈得知后,不仅将挑头拆屋的人呵斥一通。转脸,对手足无措的一家人说:你们不用怕,有我在你们就不会风餐露宿,并赶紧把家里厨房腾出来,让她们一家暂住。还叮咛他们,如果要追究不讲阶级立场的人,让去找姆妈。


姑姑说,这一暂住就是二年多,要不是姆妈仗义,甘冒风险,她们都不知道如何度日,后果不敢想象?


姆妈既重情义,也明事理。

听亲姑说,大概是上世纪在六十年后期,二叔从部队退伍后,需单立门户,家里老宅基地明显窄小,不可能容下两户。谁走谁留?爹爹(祖父)很为难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处理不好,大家庭里免不了会有矛盾、失和睦。


姆妈明白,家里若发生这样的不愉快,只会让左邻右舍看笑话。她和父亲商量,说我们是长兄长嫂要有担当,应该搬出另寻宅基地盖房屋。


那个年代,村里就那么一巴掌大的村民聚集区。搬走就意味着只能去荒坡野地。不仅地方偏僻,也多搭人力物力。


据大哥回忆,我们家选的新房处是村头的一片坟地旁,仅建房的地基,父亲和他挑土就耗时整整两个冬天。用了多少土方不清楚,但取土的地方后来成了我家一块面积不小的莲藕塘,艰辛不言而喻。


         房子建好后,好多年也只有我们一家孤零零的把着村子的一头。那时十岁左右的我晚上去同学家,回家时都要在黑夜里独自穿过那片瘆人的坟地,常常吓得一身冷汗。

姆妈在家中的父亲书法作品前


姆妈常教育我们要做一个真诚善良、重情重义、积德行善的人,她一辈子也谨遵“善人者,人亦善之”之道。



02

姆妈有格局


姆妈爱说,儿女最大的孝顺是让做父母活的心安理得。


因此,她从不要求我们兄妹生活在她羽翼之下、视线之内。在她的理念里雏鹰只有离开巢穴才会展翅飞翔,儿女就应该四海为家努力奔前程。


大概是上世界八十年代后期,我是有机会和能力调回省城部队服役的。在那个年代,这可是绝大多数在外求学、工作的家乡人梦寐以求头等好事,也是无数父母乐见其成的最美结局。 


可我在征求姆妈意见时,她却告诉我,并不是离家近就证明你孝顺。她和父亲一致认为儿女最大的孝是有出息。她觉得论天地、论舞台,还是北京更大更阔

她还表示,她和父亲有能力自己照顾好自己,不必我们担心,千万不要为了方便照顾他们毁了自己的前程。


姆妈还教育我们,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。


记得1981年底我决意离开学校去参军时,身边人觉得我小哥仍在部队服役,能不能提干还是个未知数(当时已是代理排长),我又选择当兵完全属自毁前程,不会有啥出息?


知儿莫如母。

看到我去意已定,而且接兵首长几度家访强烈希望接走我。姆妈并没有一味泼冷水,她只是问我是否想好了?走上这条路今后有没有什么规划?当我拍胸脯表示,我绝不会给父母丢脸,一定混出个人样让他人刮目相看时,姆妈说:我相信你,也支持你。


其实,日后在部队究竟能闯出啥名堂?我并无十足把握,但我明白,为了姆妈那双期许的目光,我只有华山一条路。


2019年姆妈在咸宁小妹家


承蒙老天的眷顾,也算对得起自己的努力。在那个提干必考的军营岁月,不足四年我就穿上了“四个兜”,并在一年内破格提拔一次,也很快调入总部机关,成了同年战友中的佼佼者。


姆妈“风宜长物放眼量”的育儿理念,及至年齿渐长,阅世日深,我才有了深刻的理解,也成为我育女的宝典,并最终引导她跨进世界常青藤名校攻读博士。


今天,定居首都,细细想来也与姆妈处江湖之远,怀天下之志分不开。


不识字的姆妈就是这么心胸开阔,有远见、有格局!


高尔基曾说: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,都来自母亲。我想我的今天,虽谈不上成功,但无不闪耀着姆妈的光芒。



03


姆妈真坚毅。


无论平静的日子,还是风雨如磐的岁月,姆妈过来都得心应手。

姆妈本来在国营厂工作,响应号召,后随下乡当村支书的父亲返回农村老家种地。尽管农活辛苦、繁重,但吃苦耐劳、手脚麻利的姆妈同样应付得来,插秧、割谷、捡棉花……样样不差,家里的小日子过得也红红火火。


但天有不测风云。


父亲因阶级立场问题,转眼由优秀村支书成了“走资派”典型,变为被批斗的头号人物。天天被戴着高帽子在台上挨斗,挂着大牌子在村里游行。


家庭突遭至暗时刻,但姆妈却表现出极大的沉淀力。她宽慰父亲说,天,踏不下来!为了孩子和我们这个家,我们必须勇敢的面对,把这苦难的日子熬过去!


姆妈刚强坚毅,更不惧打击报复、冷嘲热哄。


曾有一次村里通知分粮食,姆妈带着米袋子去了。那些平时上蹿下跳的

“积极分子”不怀好意起哄道:粮食分完了,没有你们家的份?

 父母在北京与孙女(左)、小歇中的姆妈(右)


姆妈坦然一笑,大声回应:我看他们谁敢?转身姆妈就去找军管队,质问他们有什么权力剥夺我们一家人的生命?直言,如果我们一家人饿死是军管队希望看到,她可以粒米不领,饿死了我们一家好让村里评为“运动的先进”,据理力争,义正言辞。


军管队负责人是懂政策的,把具体负责分粮的人叫来狠狠批评一通,大骂他们是乱弹琴。那些原本围观等着看热闹,甚至期冀我们一家忍饥挨饿的人见此场景,自觉无趣也都灰溜溜走了。


有时候还觉得,姆妈就是意志力超强的金刚。


记得三十余年前春季的一天,姆妈说去武汉看看尚未上学孙子,想他了。


当时正是XC最疯狂时期,姆妈从老家乘公共汽车到仙桃、再转车抵达汉阳钟家村车站后,才知道市内公交瘫痪了,学生队伍如流动的汪洋,街上水泄不通。


咋办?不可能掉头回仙桃。


姆妈毫不胆怯,二话没有,一手拎一只鸡,一手挎着一篮子土鸡蛋,一路走过汉阳、走过长江一桥、走过水果湖,天擦黑前愣是走进了东湖黄鹂路的湖北日报社大院。


当时,报社大院空旷处,一群正在玩耍的孩子中有个小女孩对侄子说,你看看,那个奶奶好像是你的奶奶?侄儿抬头一看,都惊呆了!没想

到这样的日子,他一个字不识的奶奶,居然能用双脚丈量偌大的武汉来看他。


黑格尔说:“一个深刻的灵魂,即便苦难也是美的。”


正是姆妈不屈的意志,激励了我们兄妹在日后面对生活的磨难时,勇于接受挑战,做自己生活里的英雄。



04


姆妈很“撩江”(土话:有能耐)。


生活像平静的水,姆妈也能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
小时候,家家户户日子拮据,孩子、大人破衣烂衫、邋邋遢遢习以为常,是十步不笑八步。但我们兄妹即便也穿补丁衣服,走出去也是板板正正、干干净净,因为,姆妈总会把家里家外的一切料理的井井有条。


姆妈干活麻利、高效高质。农活、缝缝补补、礼仪之规等姆妈样样拿手,尤其烧农家菜,

姆妈的厨艺也是一流。


那时的中国农村不像现如今婚丧嫁娶都请专业餐饮团队来操持,请的都是村里公认的”乡厨“掌勺。我印象里,姆妈就是那个常被请去主厨的人之一。姆妈烧的农家菜色香味浓可口,颇受食客欢迎。


姆妈更绝的是善于安排复杂来宾的席次。谁应该坐主桌?具体坐什么位置?讲来头头是道。


其实,在老家每场活动少不了知宾先生(礼宾官),但有的人家亲戚关系错综复杂,有舅舅的舅舅和舅家的亲戚,姑爷的姑爷和姑家的亲戚,还有大姨小姨亲戚……剪不断理还乱,有时弄到知宾先生也犯嘀咕挠头,拿捏不准。常有亲戚爱挑理、气性大,席次安排不妥便会心生不悦摔脸离席而去,让知宾先生下不来台没了面子,主人家也觉得失礼得罪了亲戚。这时,他们往往第一时间会请我姆妈出面定夺。


我曾经很好奇,姆妈怎么会懂这些礼仪?原来,她娘家大伯知书达理,对礼仪脉络门清,颇有研究,给她真传不少。

姆妈厨艺不错,也善处世。


她曾在北京居住一小段时间,常常让我请老乡过来聚聚,每次不仅让同乡战友找到了家的味道,对她的厨艺赞赏有加,居然还能以厨会友,把我工作大院的老乡认了个七七八八,而其中不少我都认不全,甚至也没听说过。


姆妈常陪在老家广场练字的父亲


原来,因为短暂的照看孙女,她和小阿姨天天在院里转来转去的,结识了一个邻市战友的岳母。这个阿姨算地地道道老家人,在我们大院生活近二十年是个大院通,见到姆妈自然格外亲。尤其吃过姆妈做的湖北菜,湖北米酒、汤圆后,对姆妈的湖北餐饮手艺佩服的五体投地,每每见我就说,你姆妈真“撩江”,什么都会,厨艺比她高出一大截。


阿姨这么一宣扬,姆妈也就成了大院湖北老乡中的名人了,很多人向她讨教湖北土菜的做法,姆妈则乐在其中,也少了与外省人交流因语言障碍带来的烦恼。


闺女总说,她奶奶尽管不曾上学读书一天,但聪明绝顶,什么东西都是一学便会,一学便精,像个“金刚”。



子欲孝而亲不待

姆妈,您在那边还好吧?

清明节就要到了,儿子更想您了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清明节前·北京

国际协会顾问委员会主任:蔡立华

男,中共党员,法学硕士。现任中国--非洲联合工商会商务理事会副秘书长、《中国外资》杂志社社长特别顾问,中国商务部办公厅前官员。熟悉外经贸政策,国内外政府、贸易投资机构资源广泛,具有丰富的协助地方政府、企业“走出去”“引进来”的经验,尤其熟悉非洲市场,已走遍半数非洲国家,是中非经贸合作领域实战型专家。



“让世界了解湖北,让湖北走向世界”。

相关推荐

咨询热点

关于我们|国际交流|学习培训|招商引资|金融服务|意见反馈 CopyRight ◎ 2013 hbein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湖北省企业国际合作协会 版权所有
电话:027-85665526 传真:85665525 邮箱:330301929@qq.com 鄂ICP备17005344号-1
地 址:武汉市江岸区江汉北路8号金茂大楼(省商务厅)1926室